伊巴丹小伙:阿穆尔国立大学24岁的尼日利亚学生读莱蒙托夫的作品,与中国青年友好相处,并适应在俄罗斯的生活


24岁的阿穆尔国立大学学生陶菲克来到布拉戈维申斯克学习俄语并研究俄罗斯人。陶菲克来自尼日利亚,在尼日利亚境内大型且十分发达的城市伊巴丹,还住着他的一些家人。离家一年了,他在俄罗斯却觉得过了很久的时间。

陶菲克告诉我们:“我不太了解俄罗斯,与朋友们提起的时候,所听到的一句话就是-俄罗斯是个大的国家。 我跟父亲说自己想去俄罗斯,他的答复也是 – 这是个大的国家,那里生活着伟大的人们,但是,那里的气候很冷。我们都不太了解其他的国家,只知道非洲的国家,美国我们也知道。”

陶菲克在自己的祖国读完了中学,之后又学习了计算机网络和技术。在尼日利亚的大学,他学习了计算机工程,大学毕业之后,他留校工作,之后又决定到俄罗斯来继续学习。

陶菲克自己在网上联系阿穆尔国立大学之后,收到了邀请。有许多尼日利亚的年轻人都申请办理到布市大学邀请,但是给所有人办理留学必要的手续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最终只有陶菲克一个人办理成功。

阿穆尔国立大学国际教育处的翻译叶莲娜·扎盖诺娃回忆说:“当然,谁也没有想到,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因为,正常来讲,我们这里来中国的留学生更方便,我们都位于边境地区,这都是很明白的。在此之前,我们没有接收过尼日利亚的留学生,他给我们写信的时候,我们也没有想到他会坚持到最后。他竟然以我们的邀请函为基础为自己办理了签证,然后来到了这里” 。

目前,阿穆尔国立大学约有90名外国留学生。他们当中主要是来自中国的学生,有几个独联体国家的,还有一个来自尼日利亚的,就是陶菲克。

陶菲克告诉我们说:“我知道,在我们这座城市里有许多黑人在求学,的确,他们都是在军事院校。但军事院校对我不合适,我是一个平民,所以在这里学习”。

对于中等生活水平的尼日利亚人来说,前往俄罗斯留学是不便宜的。为了来留学,陶菲克自己攒钱,不足的部分又由家里帮着凑足。来到布拉戈维申斯克后的前半年,陶菲克只能学习俄语,现在,他还在预科阶段,但除了俄语之外,已经开始学习一些所选专业入学的必修课程。

俄语比英语更复杂一些,但陶菲克认为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交流时他更习惯于说英语,看书的时候,主要是选择母语的书,但也在试图学习俄罗斯文学。

我忧伤,因为我爱你, 我深知阴险的流言可畏, 它不会顾惜你青春的光辉。 每一个良辰或甜蜜的一瞬, 你都得把泪和愁偿付给命运。 我忧伤……因为你欢欣。 - 这位尼日利亚的小伙子已经能够背诵莱蒙托夫的诗了。

布拉戈维申斯克以自己遥远和异国情调吸引来了这位伊巴丹的小伙子。

他解释说:“在布拉戈维申斯克最有趣的是,不光是俄罗斯人很多,也有很多中国人。在这里可以与所有人交往。我在这里最好的朋友们是中国人,他们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陶菲克的朋友们是他的同学,都是来自中国哈尔滨、北京、黑河、长春等城市的前来学俄语的人。

陶菲克怀着期待说:“他们邀请我到他们的家里做客,希望我能去。也许什么时候真的能去呢”。

陶菲克很宅,不喜欢夜总会、咖啡馆和聚会,但是喜欢运动,为保持自己的身材,会在家里和健身房锻炼。他常在阿穆尔国立大学参与机智愉快的俱乐部。他说,自己喜欢看起来幸福和快乐的人在一起,也喜欢把快乐带给别人。陶菲克认为,俄罗斯的幽默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尼日利亚的幽默也大概是一样的。但是,俄罗斯的伏特加他还一次都没有品尝过,“当然,我听说过在俄罗斯大家都喜欢喝白酒,我的许多朋友也说过,我应该尝尝。但是,我不习惯,也不喜欢。不喜欢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陶菲克每周只能往家里打一次电话,因为很贵。他说,父母亲那里没有网络,跟家人使用skype聊天也不行。

“我想家,想念朋友们。我家人口多,有妈妈、爸爸、还有几个兄弟姐妹,我很想念他们”--小伙子毫不掩饰自己的情感。

在布拉戈维申斯克来陶菲克没有结交女朋友,他不相信自己在这里有此需要。在陶菲克的家乡,一个男人可以有多个妻子,他的父亲就有不止一个伴侣,但陶菲克不喜欢讲这些事情。而他自己坚信,自己这辈子只找一个妻子。

提及布拉戈维申斯克,陶菲克说道:“这里是另一个世界”。从学校回到宿舍,他会喝带蜂蜜的热茶,因为冬天太冷了。家乡伊巴丹的最低温度是零上10度。所以来到布拉戈维申斯克之前,陶菲克不能想象零下20度,零下30度和零下40度是怎样的。在这里,他第一次看到了雪。雪很美,陶菲克甚至喜欢上了雪,但前提是不刮风。雪天如果再刮风的话,不长的时间就会把人冻透。他还想念非洲的饮食,这里没有他习惯吃的东西,而俄罗斯的美食还没赢得他的喜欢。

陶菲克说:“俄罗斯和尼日利亚有许多相似之处,比如,俄罗斯有石油,尼日利亚也有石油”。 据他的观察,在他的家乡,许多人的生活水平与在俄罗斯几乎是一样的。

陶菲克希望获得经济方面的知识,特别是在俄罗斯学经济。的确,他还没有想过,所学的知识在俄罗斯、在尼日利亚还是其他地方应用。在尼日利亚俄罗斯的教育的确不很适用。

陶菲克来到俄罗斯已经约有一年的时间了,去过莫斯科,还想去圣彼得堡听说是一座美丽而干净的城市。但现在他最想做的是回趟家,因为很想家人。希望今年夏天他就能回到地球另一端的伊巴丹!

原文新闻(俄语): https://www.amur.info/news/2015/04/13/92500